其实做之前对做笔并无太多兴趣,毕竟在这个键盘为王、触屏为王的年代,霸占了几千年世界文化传袭的笔这种神器,被短短几十年的科技进步颠覆,已经开始慢慢向“古董”转化,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有距离感了,如果不是签字等,需要的场合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作为设计师,做连自己都不用的东西,是我不愿的。虽然其实也没有完全脱离,更多都是会议上用用,私下签签字什么的。

我觉得男人应该没有对机械无感的,以前自己不觉得,因为不曾太多接触,虽然玩木工仍和玩机械有距离,但脱离不了机械; 新入的卡盘,安装的时候我觉得很好玩,难怪有人是工具控!

周末做了好几枚陀螺,看似简单的东西,想做的转起来却也要点小技巧; ↓ 先车外形 ↓ 有感觉了吧 ↓ 基本有外形了 ↓ 打磨至1000目,木头不太好,效果很一般   ↓ 只有一枚真正能转的   ↓ 挑战车超细棒的技能,结果打磨的时候断了   ↓ 虽然感觉没什么用,但仍然乐在其中

做了一个小花盆,银杏木,车出外形放在工作室有小半年了,干燥的差不多了,拿出来打磨上油。 ▼ 车出外形 ▼ 上木蜡油,其实应该上蜂蜡,下次再尝试 ▼ 非常舒服

周末两天时间都花在工作室,加起来该有10个小时左右吧,离家太远,太容易耽搁时间了,很舍不得浪费时间,因为接下来又会一段时间去不了了。 再加上很多工具没有,新买的工具又有些不懂,比如磨刀器,都会耗费许多时间,上手做东西的时间就会相对少许多。 虽然感觉有些疲惫,主要是身体上的,因为长期面对电脑,运动少,稍微多做此体力活就感觉累;不过即便如此,做事情的时候会感觉到高度集中、充满乐趣和成就感。 来见识一下新的作品吧。 胡桃木,尺寸:高17.5cm,底部直径4.5cm,瓶口直径:3.5cm 目前做的大部...

一边继续收拾工坊,一边练习一下车刀,在工坊的时间总是过的超级快,虽然有时候会因为工具不够有点不知所措。 给车床换了锁紧手柄(想想以前根本不会知道这玩意儿叫啥),用起来好使劲多了。   ▼ 原来的 ▼ 新换的实心圆柄的   发现做轴切削的时候还是会碰到跳刀的情况,只能进刀量尽量小,这两天看了许多轴切削的掏空视频,周末再去实践一下。 ▼ 打胚 ▼ 走形 ▼ 成了(这算把大象塞进冰箱分几步的分支么)

前二篇文章中的事情其实都发生在3月-5月,6月板栗降生了,便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工作室打理了。正好天气也热的不行,工作室里连风扇都没有。这几天温度降下来了,今天便去了一趟工作室,上一次去的时候没收拾好,再去的时候凌乱不堪,且蜘蛛网遍布,这周末便准备好好整理一下。

新买的木旋全书到了,生于这个时代,信息的获取真是太方便了,想当年,很多想从事木匠的人,都要拜入师门,还要看师傅心情,才能获得技艺上的成长。再加上工具简陋,想必成就感应该是极低的吧。

卡盘是车床是非常重要甚至必不可少的部件之一,好卡盘可以让操作和精度都有所提升。这个卡盘是论坛木友找厂商拿货的,感觉很精致,当然,价格摆在那里,将近900的价格。 所以觊觎这个卡盘很久了,一直没敢出手,但终于还是觉得好工具让事情可以事半功倍,下了单。

明天去试机,看看效果如何。

第一次写经验相关的东西,想写点对于刚入行的各位设计师们有用的。 
站在客户的角度、站在普通受众和观者的角度来讲:一个好的设计师,除了能帮助客户产出高标准的作品以外,还应该保持高水准的全程交付方式,让客户真实感受到你的专业性。 
因此,第一篇经验文章,准备从【自我推广和包装】这个层面聊聊看,如果不妥,还望各位大神抛砖。

牛逼的工匠一般有两种:一种是用普通工具的,但能做到顶级做工;一种是用顶级工具,当然更能做到顶级做工。二者的区别在于:前者可能需要更多的经验积累和花费更多心思去调整优化工具,甚至创造辅助工具来使用配套使用,后者则因其“天然”顶级,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周全,好用,而可以让创作者将更多心思可以花在创作上,并且享受创作过程,形成正向循环。当然,还有更牛逼的工匠会自己根据需求研发适用于自己的工具,更更牛逼的工匠就是能用烂工具做出好东西的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