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做之前对做笔并无太多兴趣,毕竟在这个键盘为王、触屏为王的年代,霸占了几千年世界文化传袭的笔这种神器,被短短几十年的科技进步颠覆,已经开始慢慢向“古董”转化,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有距离感了,如果不是签字等,需要的场合已经越来越少了。 作为设计师,做连自己都不用的东西,是我不愿的。虽然其实也没有完全脱离,更多都是会议上用用,私下签签字什么的。  
我觉得男人应该没有对机械无感的,以前自己不觉得,因为不曾太多接触,虽然玩木工仍和玩机械有距离,但脱离不了机械; 新入的卡盘,安装的时候我觉得很好玩,难怪有人是工具控!  
周末做了好几枚陀螺,看似简单的东西,想做的转起来却也要点小技巧;

↓ 先车外形

↓ 有感觉了吧

↓ 基本有外形了

↓ 打磨至1000目,木头不太好,效果很一般

 

↓ 只有一枚真正能转的


 

↓ 挑战车超细棒的技能,结果打磨的时候断了

 

↓ 虽然感觉没什么用,但仍然乐在其中



越是浅显的道理,越是需要深刻体验了才会懂